灿烂千阳:废墟中的希望

图片1

有这样一句写喀布尔的诗:“人们数不清她的屋顶上有多少轮皎洁的明月,也数不清她的墙壁之后那一千个灿烂的太阳”,当诗人赛伯伊来到这座阳光照耀下的名城,不由地用最精致的语言来赞叹它的美丽。在古代,喀布尔因其重要的地理位置而繁荣,但近代以来,这座城市动乱频繁,失去了昔日的辉煌。喀布尔作为阿富汗的首都,几经列强入侵,二战前这里是英国与俄国角力的前线。冷战时期,喀布尔又在苏联与美国两只猛兽的夹缝中生存。而二十世纪末的内战以及塔利班政权的崛起,使喀布尔成为一片废墟。

这本小说正是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展开叙述的。小说从玛莉亚姆的过去说起,她是富人扎里勒的私生女,因为世俗原因,玛莉亚姆和她的母亲不被扎里勒的家庭接受,而出于对玛莉亚姆母亲的爱和愧疚,他为她们在郊外盖了一座小屋,还经常来看玛莉亚姆。玛莉亚姆的童年即不幸又有温情,作为私生女,她遭了不少旁人的白眼和戏弄,但常来看她的扎里勒和,母亲的好友碧碧,村里的阿訇法苏拉赫毛给了她莫大的安慰,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她决心和她的父亲走之前,当天真的玛莉亚姆梦想着自己美好的新生活的时候,她看见了吊死在家门前柳树的母亲。玛莉亚姆的童年,随着母亲尸体的放下跌落在地上破碎了。

失去母亲的玛莉亚姆渐渐明白了母亲之前的话,她的母亲娜娜说给她取名玛莉亚姆的是她,因为它是她妈妈的名字。而扎里勒说是他选了这个名字,因为玛莉亚姆,也就是晚香玉,是一种可爱的花朵。

“是你最喜欢的吗?”玛莉亚姆问。

“嗯,之一吧, ”他微笑着说。

玛莉亚姆当时并不能理解“之一”两字背后复杂的含义,扎里勒已经有九个合法的孩子,而玛莉亚姆并不是第十个。她是私生女,在这个伊斯兰国家,自己的地位如同一粒沙。虽然扎里勒爱着她和她的母亲,但同时扎里勒也被家族和社会束缚着,他不敢为了所谓的爱去与根深蒂固的传统对抗。在阿富汗落后的世俗枷锁下,一个男人似乎只能选择了背弃内心的情感,为了自己的名誉和地位遵循着旧制度。不久,玛莉亚姆被迫嫁给拉希德,与莱拉相遇。

相比玛莉亚姆,莱拉是幸运的。在这个男权话语下的传统国家,她不仅得到了受教育的机会,还差一点能选择自己的爱情。而莱拉的命运在枪声响起的那一瞬间转折了,家人出逃时与自己失去联系,走投无路的莱拉被迫委身拉希德,并饱受虐待。两个女人悲惨的命运就此交织在一起,而她们的悲剧,正是阿富汗几十载悲歌的缩影。每当这个民族看见希望的阳光时,他们却发现这其实是落日的余晖。在寒冷的黑夜里,这个国家,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家庭,每一个家庭的女人,遭受着类似的蹂躏与折磨。在这个无人道的屋子里,玛莉亚姆和莱拉却闪耀着一丝人性的光辉。从最初的排斥敌意到最后的理解和相互扶持,两个相差几十岁的女人成为了生死之交。在杀死拉希德努力逃出阿富汗的途中,玛莉亚姆被塔利班的走狗发现并枪决示众,但是莱拉却活了下来。小说的最后,莱拉重获自由和幸福,,和塔里克、孩子们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灿烂千阳》像一部纪录片,作者笔下的玛莉亚姆和莱拉,是千千万阿富汗妇女的影子;作者笔下的喀布尔,是阿富汗甚至战火中的中东的影子。千千万万的阿富汗妇女是死于男权的暴政下还是过上了平等幸福的生活,她们蒙在面纱后的面孔是笑着还是哭着,没人知道,但她们通过面纱呈现给这个世界的双眼却充满着希望。她们仍然会朝着未来努力前进,她们就是那灿烂的太阳。国破家亡,但明天早上太阳依旧会升起,无论是破碎的心还是成为废墟的城市,只要还有希望,一切都会变好。

责任编辑:李旭
0

已有0人发表了评论

关于我们 新闻中心 我要报料 版权声明 免责声明 网站地图

Copyright 申博138正网 2009-2011 news.hbu.cn. All rights reserved. Best view 1440*900

河北大学新闻中心版权所有- 申博138正网,北京中科之源技术支持

冀ICP备05007415号